http://haitao007.com

票务平台陷假票风波:有卖家无资质 黄牛出没 票价飞天

1.jpg


摩天轮平台上,卖家挂出的售价是票面价的2.27 倍。

“太让人无奈了!”6月14日,资深乐迷林飞(化名)向记者表示,“以前不在现场买票,就是担心遇到假票。没想到现在连票务平台都不敢轻易相信了。”

今年5月,林飞和朋友在票牛票务平台上预订了落日飞车乐队在北京演出的门票,然而当他兴冲冲来到现场取票准备进场时,却被告知是假票。“还有四五十人都有同样遭遇。”林飞说,“基本上都是从票务平台购买的票。”

“随着演艺市场的爆发,越来越多的票务平台开始出现在市场当中。很多只是为买卖双方提供交易的中间平台。”6月15日,有着多年票务从业经验的梁晶向记者表示,“摩天轮、票牛等平台并不销售任何票品,只是为演唱会主办方、各级票务公司以及个人提供交易平台,这意味着卖家身份、门票来源或许存在一定风险。”

多家票务平台涉“假票”风波

近日新京报记者登录黑猫投诉平台发现,有多位消费者就假票风波对票牛、摩天轮等平台提起投诉。

5月底,一位网友投诉摩天轮票务平台称,“票被主办方判定为假票不能进场”、“在摩天轮平台购买后都是与平台指定联系人联系取票,结果摩天轮指定的联系人却是给出的假票”,该网友提出平台应履行“假一赔三”的赔偿承诺。其后,摩天轮回复称,“联系客户告知票品核实不是假票,考虑服务感受此单退一赔三处理,客人已收到退款。”

对此,摩天轮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当时客服接到投诉后,立即启动流程开始与场馆、平台卖家开展核查工作。本着对每一位平台用户负责的态度,平台在次日凌晨立即启动先行赔付方案。随后完成所有赔付,总退款和赔付金额近14万。

对于此次涉事卖家,以及场馆后续的演出节目,平台在实际情况不明朗的情况下,先进行下架,不再销售。涉事票务公司营业执照,营业性演出资格许可证已经提交执法配合调查。

票牛同样因为被消费者发起投诉,涉嫌“假票”风波。

一位消费者投诉称,自己以423元订了落日飞车巡演北京场的票,但在取到手环入场时却被主办方告知是假的,要求平台履行“假一赔十”的承诺,赔偿涉诉金额4230元。票牛就这一投诉隐藏了回复内容,但投诉结果显示,平台已和消费者确认完成处理结果。记者随后联系了票牛平台,但截至发稿仍未得到回复。

记者注意到,还有用户投诉摩天轮、票牛等票务平台涉嫌其他场次的假票、虚假宣传等投诉。

“尽管这些票务平台只是第三方平台,但如果消费者在平台上受骗,仍需要承担相应责任。”6月19日,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对于谁在平台上卖票,卖的什么票,平台仍需要起到监管作用。”

2.jpg


平台卖家资质存疑

涉假票风波背后,第三方票务平台的销售方经营资质是否合规?

摩天轮对记者称,“今年以来已经关闭了1000多家资质审核不合规定的平台卖家。我们有定期的查验资质规范化的流程,但是如大多数高速发展的创业公司一样,摩天轮票务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6月17日,记者在票牛平台上随机选择了一张许巍巡演上海站的门票,在进入订单确认页面后看到,页面上方显示“票品提供”,同时在旁标注着“资质认证”的字样。

记者在点开订单时发现,这些演唱会不同档次的门票由不同的票务公司提供。

“按照《文化部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和《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的规定,公司除了要持有营业执照外,还要有营业性演出许可证,才能从事演出活动和票务经营。”有着多年从业经验的梁晶告诉记者。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文化部早在2011年出台的《关于加强演出市场有关问题管理的通知》中,要求从事营业性演出活动票务代理、预订、销售业务的经营单位,应当按照《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关于设立演出经纪机构的规定,取得营业性演出许可证。

记者选择演唱会票价最低的280元看台票时发现,该档次票价在票牛上售价为545元,其票品提供方为“叮当店铺”,而记者点击该店铺时,没有看到任何平台方的“资质认证”证明。

“你根本不知道是个人还是公司,更不知道对方是否有资质进行门票销售。”梁晶说,“如此一来门票来源、真伪都并不清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